总是打断记者的采访

    2018-12-11 18:11

    总是响个不停的消息提示和电话铃声,总是打断记者的采访。

    之前,他旺季的时候一个月能挣8000元。现在的工资,“比以前高了点。”

    他心里很明白,这只是短暂的喧嚣,“最多三个月之后,人们就会忘记我,或许要不了那么久,终归还是要回复平静”。

    十年前,雷海为因为一句“山外青山楼外楼”来到了杭州,如今他依然想留在杭州。

    雷海为红了,连小区里的大妈都把他的底子打探得一清二楚。

    媒体找他的时候,常常要求他读诗,这时他就会抽出随身携带的《唐诗三百首》,随意翻开一页,读上一首。

    成名后,他已经近1个月没送过外卖。不过,一些习惯还保留着。

    不再送外卖,工资涨了,不停地跑场子,但他依然喜欢穿胶鞋、喜欢读诗

    “世事难预料。”对于《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总冠军光环带来的变化,雷海为还有些吃不准。

    改变:工作变了,节奏变了,比以前更忙

    电话里,面对记者的采访邀约,他有些迟疑,直到前一天晚上10点,才答应见面。

    这个老小区在林木掩映下,很是清净。

    在门口等待的十几分钟,雷海为盯着手机不停翻看着,前一晚10点关机睡觉后留下的消息很多,他低着头,眼睛不离屏幕。“现在一天有一大半的时间在处理这些。”而这已经比他刚夺冠的时候好多了,那时候他每天会收到几千条信息,“消息满出来了,根本来不及回。”

    “真的没空,(档期)都排满了。”这大概是雷海为最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这几天对小曹来说,除了来这里采访的记者很多,其他没什么变化,“雷哥没架子,人很好相处,就是不太爱说话。”

    频道

    他说自己甚至还来不及抽出时间整理心情,考虑下未来的打算。

    “人生如此自可乐,岂必局束为人鞿(jī)。”昨天,他就这样读了一遍韩愈的《山石》诗。

    雷海为还是喜欢读诗。

    在参加完诗词大会后,雷海为原本打算离开杭州去广州,“杭州的冬天太冷,广州暖和些。”

    昨天早上9点,我在杭州朝晖八区的居民楼下见到了雷海为。

    外卖小哥雷海诗词大会夺冠后:档期排满 不停跑场子教育部: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应逐步消除大班额现象知识产权侵权有何特点趋势?北京知识产权法院院长解读中消协:幼教、语言等培训领域卷包跑路风险正累积抗癌药、创新药加速入市为我国骨髓瘤患者带来福音探访大山深处的捅山工:“峭壁舞者”每年查100多座山天津:2020年将建成新一代通信基础设施甘肃:智慧农业使戈壁滩变“米粮川”河南民权:三代造林人接力68年播绿黄河故道青岛启用“慈善e站”规范互联网慈善服务

    他笑着说,自己现在挺想找个女朋友的。“快奔四了,父母也经常催。”他希望有志趣相投的另一半,“这次诗词大会上,就有好多情侣来参赛了,我看着就觉得很有感觉,说实话,挺羡慕的。”

    赢得冠军后,不少媒体打出“击败北大才子的‘外卖小哥’”的标题,他成了“行行出状元”的小人物典范,被推到闪光灯下。

    4月23日,雷海为在诗词大会夺魁的20天后,他的生活依然在剧变之中。他的时间表里满是闪光灯和发布会,一直排到5月中旬。

    这个床位花了雷海为700元。

    当天他起得稍迟,“这几天没睡好,昨晚补了个觉。”纷至沓来的邀约和活动,彻底打乱了他长久以来养成的生活习惯。

    未来:想找个女朋友,在杭州有个家

    “习惯吗?”我问他。

    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公司正在帮我申请人才公寓”。

    近一个月,他暂时放下了手头的配送工作,但除了工作内容的变化,其他方面的改变似乎不多。

    记者采访他之前,雷海为一直在出差,连续奔波了4天,从杭州到南京,再赶北京,而后折往福州,再转回杭州。第二天,他一早又要赶高铁去参加北京的发布会,回来之后,还有几家媒体的采访,包括去医院为病友作励志演讲,就连五一期间都已经排满。

    雷海为穿着浅灰色的无领尼龙夹克,白色的线头常常在衣摆下出现,黑色的休闲西裤稍显长,但还算笔挺。他精神不错,一个干练的寸头和修刮干净的脸,夹克里面带着logo的工作长衫,明白地显示着他的职业:一位外卖配送员。

    雷海为也依然还在背诗。飞机上、高铁上、候车室里,他抓住任何时间读诗背诗。

    不过,现在他虽然还在原来的公司,但是岗位已经变了,他成了企业文化宣传大使。他的职责,对内承担一些培训的工作,不仅作为骑手榜样起带动作用,也要向骑手讲解一些人生心得。

    客户端

    他还计划,过一两年内回湖南老家创业搞养殖,“送外卖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在以前,他一般会在8点前起床洗漱,做好早晚两顿工作餐,在十点半开始送餐。下午两点半结束送餐午高峰后,回家换上新电瓶,热一热早上的饭,又要忙着送餐直到晚上7点。不送餐的时候,他会偷闲读几页书,背两行诗,直到晚上8点结束工作前,他连微信都几乎没时间看。

    雷海为对诗词有一种近乎痴迷的爱。他从不参加舍友们的聚餐,却经常和诗词大会参赛者交流。“我们有一个微信群,经常在里面聊诗。”记者跟他聊起苏轼、辛弃疾,原本寡言的他马上两眼放光,滔滔不绝。

    从4月4日夺冠后,雷海为还没来得及休息一天。对于未来的打算,他也没来得及考虑,只能先“缓一缓”。

    当天,还有天津的媒体来杭州采访他。

    “不要太辣。”中午点菜时他特意要求。对此,他解释说,“以前在湖南当然很能吃辣,不过来杭州十年,早习惯这里的饮食了。”(记者 俞任飞 文/摄)

    不变:心态还是很好,还是喜欢诗歌

    原标题:出名之后,雷海为档期排得满满

    他说,这种好的心态,也来自于诗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苏轼教给他的。

    雷海为依然住在旧的出租房里。不到15个平方的逼仄空间里,摆着两张高低铺和一排大衣柜,组合吊灯的灯泡一明一暗,还有一支罢了工,墙面不少地方因为泡水而显得斑驳。地上横斜着五六双旧鞋,几排插线板和外卖快递盒。数卷蚊香的灰烬掉在墙角,“阳台比较脏,一楼又潮,蚊子特别多。”他说。

    他说当时很羡慕参赛的情侣,现在挺想找个女朋友,在杭州能有一个家

    雷海为显得很淡定。“得意也好,失意也罢,这都只是一段经历而已。”

    睡在他对面上铺的小曹和他住了三个月了,小曹做晚班,偶尔会在早晨迷迷糊糊间听到雷海为的诵诗声。

    雷海为想在杭州有个家。

    大晴天的,他脚下却是一双胶鞋。“送外卖的时候穿习惯了,胶底结实,轻便防雨还便宜,好穿。”

    搜索

    但是夺冠却改变了他原本的计划,有不少单位和公司向他抛来了橄榄枝,有杭州的某家诗刊,也有他湖南老家的公司。“开出的薪酬比现在高出三倍的都有,”但他思量了几天,“还是觉得不太稳当,不太牢靠。”

    他说,自己的生活发生了不少变化,但不变的,是自己对诗的热爱,对生活的期待。

    在小区内的小花园里,不少正在休憩锻炼的居民凑在一旁,看着这里窃窃私语。“看,就是这个小伙,诗词大会啊,你不知道?”一位大妈对身边的人说,“冠军哦,他37岁,送外卖的,单身……”

  • 点击最多

    特别是对于长距离输送流体的管道清

    惠东将实施十大惠民工程 包括稔平半

    加快培育进口商品交易中心

    如果咖啡粉磨得足够细

    人口老龄化加剧将成为隐忧

    粤副省长刘志庚会见国家质检总局副

    增加钢板的抗腐蚀能力

    出现烂根等

    可以剪下茎叶3-4节作为插穗

    总是打断记者的采访

  • 随机资讯

    惠东将实施十大惠民工程 包括稔平半

    人口老龄化加剧将成为隐忧

    粤副省长刘志庚会见国家质检总局副

    增加钢板的抗腐蚀能力

    出现烂根等

    特别是对于长距离输送流体的管道清

    总是打断记者的采访

    加快培育进口商品交易中心

    如果咖啡粉磨得足够细

    可以剪下茎叶3-4节作为插穗

  • 热门资讯